大嫂總是在親戚鄰居多的時候,給母親送吃喝!母親去世後「我才醒悟」:人在做天在看
2024/01/09

ADVERTISEMENT

母親是在她74歲這一年走的,在這之前她有8年是臥床度過的,受盡了病痛的折磨。這8年裡,都是我這個女兒辭職在家一個人照顧的。

可是在給母親辦後事的時候,我卻意外聽到了親戚鄰居們對著眼淚汪汪的大嫂說:你婆婆有你這樣的兒媳婦真的很幸福,她這些年可是辛苦你了,跑前跑后的。

我當時很詫異,但是回到家仔細一想,我這才幡然醒悟,大嫂為什麼這麼多年總是在人多的時候端好吃的給母親,在人多的面前表現地對母親多關心,在後事上哭的比誰都傷心。原來她是為了這樣一個結果,也許在她心裡,這個結果是值得的?是她一直想要的?

我母親只有我和哥哥兩個孩子,我們家是城中村的,以前母親和父親都是靠賣水果蔬菜養活我們一家人,雖然我們家一兒一女,又是在村裡,但是老兩口從來不重男輕女,對待我和哥哥一碗水端平。

在我35歲這一年,我們村子拆了,我們家意外獲得了2套房子和40萬的補償。我們村裡很多家庭,房子和錢是不給女兒的,他們都一致認為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。

而我的父母毫不猶豫地給了我一套房,給了哥哥一套房,他們老兩口在新房的附近老小區租了一個兩室一廳60平的老房子。

我當時對父母的舉動特別感動,可是這背後卻有我不知道的事,還是過了好幾年母親才偷偷告訴我的。她說,大嫂覺得把房子給我這個出嫁閨女是不合適的,她覺得這房子該是他們的,她先是慫恿我哥去給父母說理,看著不行,她又假裝哭哭啼啼地去要,但是我父母還是執意要公平地分配,她蕞后沒辦法了只能作罷,不過她話裡有話意思是,讓你們的女兒去給你們養老吧。

天有不測風雲,我們家的苦日子剛翻身,沒想到我的父親突然得了腦梗,他在頭腦暈暈乎乎的那一天還大早起去出攤,結果回到家的時候感覺他不對勁,送去住院的時候就晚了,所以他這次特別嚴重,出院回到家硬是躺了好幾年。

這幾年,我母親從來不喊累,她從來不讓我們子女插手,都是自己一個人把父親照顧到走的。父親走了以後,母親一個人孤單地住在老房子里,而且還是租的,就像一顆漂浮的落葉一樣。

以前母親是怕和我們一起住被人煩,現在父親走了,我硬是把她接了回家。大嫂當時就跟小區的鄰居顯擺自己:我媽就喜歡一個人清靜,要不是因為這,我早把她接到家了,小妹這次硬是把我媽扛回去的,我也跟著多照顧。

其實只有我知道,她壓根連句讓我母親去她家的想法都沒有。

自從我把母親接回家后,我嫂子兩個面孔演戲就開始了:

母親剛被我接回家半年,不幸得了偏癱,加上她常年的勞累,總是腰疼腿疼,所以跑醫院那是家常便飯。

記得有一次,母親可能身體有炎癥,發燒了一直不退,身上也疼的厲害,白天我看著還行就沒去看醫生,結果到了半夜突然她發燒很嚴重,我就想著趕緊送她去看病。當時我老伴出差沒在家,我就打電話給一個小區的大哥,接不通,給大嫂打直接給我掛掉了。我好不容易敲響了鄰居的門,幫著我一起把母親扶上車送到了醫院。

這一次住院了十幾天,沒想到的是,只要有哪一天親戚鄰居們來看母親,大嫂總是及時地出現,她每次都慌慌張張地進來,拎著一兜水果,沖著大傢伙說:我天天跟個陀螺一樣忙壞了,我女兒家的孩子天天粘著我,我又得照顧他,還得掛念著我媽,這不我媽這次生病,我趕緊擠個空來看看。

然後她就湊到我母親身邊,把被子往上拽拽,輕聲問:媽,你用翻身不?哪裡疼?我給你按按,要上廁所不?她這一副面孔,比我這個女兒還周到細緻。

住院的後面一些日子,親戚們都來過了,也就不來了,她也不來了,連個電話也沒有。而且只有我知道,她女兒根本不需要她看孩子,人家有婆婆在照顧,而她,很多時候都跑到很遠的小區去打牌度日了。

在家照顧母親的日子,雖然住在一個小區,嫂子只在人多的時候來這裝個樣子。

我們每次住院回到家,嫂子就在出院頭三天,每天趕著中午大家都下班的點過來看母親,端著幾塊排骨要麼是一條小魚,再帶點打折蔬菜。她為啥這會來呢?因為這會鄰居們都在接送孩子要麼下班回家,都趕著坐電梯,所以看到她的人很多,大家都說:又給你媽送好吃的啊。

不知道的還以為大嫂天天給我母親送好吃的呢,可是只有我知道,她只在她覺得別人看見的多的時候出現。

母親住院這些年,花了不少錢,我提前辭職,手裡也沒多少錢,我找大哥一起分擔,他們裝聾作啞就是不給。

雖然母親手裡當年還有點積蓄,但是她和我父親常年生病早已經所剩無幾,我有段時間因為經常照顧母親沒有任何收入,感覺都過不下去了,就找大哥分擔一些。

可是,大哥每次就不吭聲,大嫂不來,來了我提起來,她就往一邊走了,根本不理你們的意見。為了母親,我忍了,我也從來沒跟外人提過,所以別人也根本不知道他們做事有多絕。

母親快不行的那幾天,嫂子跑前跑后,在我家待了好幾天。

母親蕞后的那幾天,很多鄰居親戚過來看,嫂子及時地出現了。給母親辦後事的時候,她也是跑前跑后,生怕別人不知道她在跟前。

蕞后,母親後事上收的禮,大哥非要堅持和我分,但是花的錢他卻隻字不提,我就知道是大嫂的提議。為了平平和和地度過,他說怎樣我就怎樣做了。

事後,我把這些年的苦楚傾訴給老伴聽,老伴安慰我說,你默默做這一切都是為了母親好,為了讓她安心,你的目的已經達到了,你盡孝了,沒有任何後悔的了,這就足夠了。

至于外人怎麼去評判,隨他們去吧,我們自己對得起自己的良知,就行!

我聽了仔細想想,很認同老伴的說法,那會我沒能照顧父親落了遺憾,後來我把這些遺憾在母親身上做了彌補,現在我心裡不再難過了,我對的起自己的良知。

我們也是自己孩子的父母,我們在做的,孩子們也在看,所以,為了自己的未來,我們也要給孩子們樹立好的榜樣,您說是嗎?

嚴禁侵權轉載,將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。

AD
文章